不單單是藝術

主持人 :
節目介紹 :

以美學為核心,藝術、設計、文創等方法為議題,讓美學與藝術通過自然、輕鬆、和諧方式融入生活,不再讓人以為美學只在高處,只在深處。降低人們面對美學與藝術的學習恐懼,體會人文價值的正面力量,進而體會創造力、想像力、人文、審美能力等素質,並懂得喜好與評賞藝術和美學。

透過「說故事」的方式,針對中西藝術、設計、文創、文學的介紹與導覽,將「複雜的」美學與藝術議題「簡單說」,「抽象的」美學與藝術思想「具體說」,以利於群眾吸收並主動收聽。

「不單單是藝術」由嶺東科大單煒明老師製作主持,每週三10:05-11:00於國立教育廣播電台全國調頻網播出(每週五16:05-17:00於中部調頻網播出)。

年前張羅了一間工作室,工作室裡採光得宜,空間舒適,我讓所有水泥牆面釘上四分厚的木板方便敲入圖釘,掛畫貼圖兩相宜… …我又將原本的廚房清空,刨去牆面的二丁掛,改以水泥糊平,塗上白色水泥漆,我置入大型層架,放著不同尺寸畫作。工作室像一座廟,有了廟,我好誦經和打坐。這些日子,學校沒課我便上午窩在咖啡廳敲敲電腦鍵盤,中午以後在工作室架起畫布,擠擠顏料,塗塗抹抹,翻翻本本,寫寫筆記… …場景挪到那一天的播音間,我說了些西方現代藝術,說著「看的方法」,「看的方法」既是一本書─《看的方法》(Ways of Seeing)─也是藝術背後的各式態度。我於是學校,工作室,咖啡廳,播音間流轉著。

「三月瘋媽祖」。去年三月我和一峰帶著學生到大甲「瘋媽祖」,感受現場濃厚的宗教與民俗氣氛。一峰體力好,情感豐富,他隨媽祖鑾轎走了一夜;隔日清早他說起昨晚經歷仍舊精神飽滿,彷彿經歷過一場動人的事件。
本周「不單單是藝術」持續邀請邱一峰老師和聽眾聊神話,關於東方,關於台灣和台灣原住民。歡迎各位持續收聽!

和邱一峰教授聊神話是驚喜的,嚴格的說,我們那一天在錄音間裡沒有真正聊神話,我們先是聊閱讀,聊生活,聊電影,聊著聊著聊到了神話,從一部我看過的電影─「鋼鐵英雄」開始,之後邱老師談他的「長城」,前者是一部二戰時期硫磺島戰役上現實生活中的英雄故事,故事相近於神話;後者內容多為神話卻也參雜歷史現象,邱老師從電影中歸結各式神話線索,從「看電影」走入中國古老知識的閱讀。人類社會從古至今往往利用各式「神話」滿足生活,建立信仰,讓生命獲得力量的話題比比皆是!
「長城」之後,邱老師談神話裡的「創世」,他帶我古往今來,東方與西方奔跑著,敞洋著人類浩瀚的知識,都在這兩周「不單單是藝術」節目裡。

鬍子老師帶領的嶺東科技大學海外服務志工邁入第十年。當初接下業務,鬍子當作一般事情處理,怎知九年下來他帶學生走訪泰國北部,深入中小學,讓我們的大學生設計課程,在課業上、生活上帶著那裏的孩子,至今創造好些感人故事。… … 那一天在錄音間裡焙羽數次落淚,她說去年暑假的相處,讓她捨不得那裏的孩子,她回來台灣半年,心卻仍然遺留泰北,回憶著當初點滴。今年寒假,焙羽一人獨自回到當初服務的學校,參加學生的畢業典禮,焙羽說畢業典禮後,學生有的升學,有的工作,都散了,要再見面不容易了。… …說著、說著焙羽又哭了。

鬍子老師帶領的嶺東科技大學海外服務志工邁入第十年。當初接下業務,鬍子當作一般事情處理,怎知九年下來他帶學生走訪泰國北部,深入中小學,讓我們的大學生設計課程,在課業上、生活上帶著那裏的孩子,至今創造好些感人故事。… … 那一天在錄音間裡焙羽數次落淚,她說去年暑假的相處,讓她捨不得那裏的孩子,她回來台灣半年,心卻仍然遺留泰北,回憶著當初點滴。今年寒假,焙羽一人獨自回到當初服務的學校,參加學生的畢業典禮,焙羽說畢業典禮後,學生有的升學,有的工作,都散了,要再見面不容易了。… …說著、說著焙羽又哭了。

法國畫家馬諦斯的藝術曾經困擾我,在我剛入大學美術系,初看馬諦斯作品總是百思不得解,這樣一位畫家究竟需不需要古典訓練?為何看似如此天真,毫無「技巧」的作品能在複雜的西方藝術中昂首闊步?西方藝術的「標準」何在?既然藝術能如此「輕鬆」,我何須費心進入大學美術系?
我從來沒有在馬諦斯的作品中讀見不開心的事物。他和畢卡索不同,畢卡索有喜、怒、哀、樂、愛、恨、情、仇。馬諦斯沒有,或者幾乎沒有,我在他作品中看見歡愉和喜樂,或者喜樂和歡愉,頂多展現出一點「冷漠」。實際,馬諦斯好些作品是在病床臥榻上完成,他讓藝術掩蓋過身體的苦痛,填補靈魂。如果說馬諦斯拿藝術作為療癒或者救贖的工具,相信對他也是自然的東西… …。

那天朋友問,如何將「創意」「有效的」傳授給學生。我一時之間詞窮,朋友說主持廣播應該要「能說」,我大笑,如果說「創意」是一種「新穎」,偏偏歷史上好些藝術與設計走向「懷舊」,回到人們過往的文化思想與意象中發現養分;如果說「創意」是一種「即刻」讓事物改變的能力,偏偏歷史上好些藝術時期的醞釀必須經過百年,甚至更為漫長的時間。畢卡索藝術的出現也不是偶然,歐洲十九世紀的自由之風、印象主義或後期印象主義思想與風格、非洲木雕、希臘藝術、愛情的喜悅、天倫之樂、戰爭的痛楚…...都是他藝術的一部分。我談畢卡索,只在他各種生命與藝術的情事中一再徘徊而已。......什麼是「創意」?